慕十 - 分卷阅读4分8 他很动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来看姑姑及小表妹。他回来这几天,每天都会到晓芙的公司,或许是期待能和她偶遇,或偷偷再见她一面。

    今天终于如愿见到了,可是她身边多了一个人。他搂着她又牵着她状似亲密。他们的笑系非同一般吧?宋含胡思乱想,也只能胡思乱想,觉得晓芙考虑的对象好像永远不是他

    “也给我来根吧。”

    宋含淡淡说。

    冯伟臣瞧了眼宋含,然后扔一包菸到宋含面前。宋含从里面抽出一支,拿起打火机,点燃。他轻吸了一口,没点着,接着重重一吸

    阵烟窜进鼻腔冲入喉咙,宋含猛然被呛到,咳红了脸。

    “你没抽菸天份,别折腾了!”

    冯伟臣从宋含手中夺走烟,然后捻熄。宋含红着脸,眼睛也红了。他双手抱住头,失魂落魄,可以感觉他的世界都崩溃了。

    但冯伟臣很不解。

    “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看见什么了?宋含说不出口。

    他看见的是前所未有的撼动。姑姑婚礼那天,看见晓芙和郑然容出双入对,即使烦闷,但却都没有今天看见晓芙和那个男人在一起那么震慑。更确切的说,他看起来是数倍以上的郑然容 很稳重、很有魅力,而且充满阅历。

    那种阅历,是经年累月的

    光这点,宋含就永远赶不.上这个男人,至少短期间内。在晓芙眼里自己始终都是个孩子。

    “信封还在吧?”

    宋含开口。

    或许刚刚咳猛了, 他嗓音好沙哑冯伟臣吐了口烟。轻烟迷蒙缭绕“信封拿走了。”

    冯伟臣说。

    宋含怔住。转头望着冯伟臣,一脸不置信。

    冯伟臣点点头,肯定刚刚的回答

    [终章]等你[终章]等你

    [终章]等你晓芙拿走了信封?“什么时候?”“今天,你来之前。宋含非常意外。这表示,刚刚在月台,晓芙已经拿到了信?西餐厅里.公司副总和一些高阶主告正和朱道允把酒言欢,庆祝案是大功。这至丛在餐桌一角,显 的安静。她看着自己的手拿包,想着里头的信。傍晚.进入WR驿馆时. 晓芙想了很多生来她改变了不少,对很多事的一年来她改叉,所以她才会再次复区用。小含留言内容是什么,她不敢知道因为害怕自己动摇,尤其知道了自己可能有机企夫上海时。她终究还是选择遗在个小含,遗弃了自己,很自私、很快懦地。一年后,宋含留言的内容是什么.她现在只要打开信封,就能马上知道,但她,还没有打开就旺

    “里面写了什么?”冯伟臣低沉的嗓音提高了一点。他很好奇信封里的内容。一年来,他曾经几次猜想着它背后的故事。他从来没问宋含太多晓芙的事,因为与他无笑。不过宋含对待她的执着不得不引诱他猜想二人之间发生的事。连他的太太都加入了,只不过女人的猜想还是比较琼瑶,伟臣都一笑置之。晓芙站在餐厅化妆室的洗手台前,

    她一直想着今天离开WR驿馆前店经理跟她说的话

    他当时一直在等你..转望洗手台边的包。晓芙伸手从包里取出信封,望了几分钟。

    打开它“是空白信纸。“什么?”“里面没有任何字。”

    这感情是宋含欺骗了宋含说。冯伟臣愣住。自己的情感也放诸个至忍不住向晓芙透漏信的存在、某人痴心的等待。“你倒是说说.留个无字天书是何用意?”

    “这是一个测试宋含望着屋外.开始下起毛毛雨。雨丝从空中穿过街道上暖色的灯光,象是坠落的流星。

    “我并不知道晓芙是否会想来找我,如果她来了,我想让她知道,自己等着她来。若她没来,就如同空日的信纸一样,我们之间没有留下任何意义。”“啊?那我闯祸了!”冯伟臣忽然喊。

    “是我告诉她你有留言给她.让她来拿.不是她自己来的..又望出窗外,“或许,老宋含听了的的行为吧。但天是在责备我这自私的行为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那个男人很适合她..晓芙望着手中,期待一年,空无一字的信, 安静了许久。

    ***宋倩抱着宝宝,宋含在一旁逗看小娃,小娃眼睛溜溜地转, 好似能看见面前的人,开怀一笑。“她笑了.好可爱!”“是呢.不太哭,个性很好。”

    “因为像姑姑呵呵..笑声像风铃般轻柔。她将宝贝放进婴儿车里“对了.晓芙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还祝贺我呢。宋含微怔。然后他听着宋倩说着和晓芙闲聊的内容他的心再次一 蹶不振。

    她没提起自己.晓芙不确定这个时候,店营业了没,因为时间还有点早。但她傍晚就要搭机离开回上海,她没有太多时间.她停驻在WR驿馆店门口这三天来.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