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十 - 分卷阅读45 他很动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r

    不要走...

    她口中想喊住的,是那个「小韩」 ?

    「组织异动。」

    朱道允看着手中一份公司档案,迷离的眼神深邃起来。

    “可不可以闭嘴!”

    晓芙低吼。她走在街道捣住耳朵。

    不要再叫了,这该死的蝉!晓芙最近感觉好痛苦,看见西瓜想起他看见番石榴也想起他,看见虾子也想起他,搞的晓芙都不敢上菜市场了。现在,竟然听见蝉鸣声也想起他

    一定是疯了!!

    清醒一点,何晓芙!晓芙对自己说。这不知道是一个月来第几次了。不管她怎样在心中提醒自己宋含只是个邻居男孩还是个牛郎之类,几分钟后他很谦恭、聪明、又稳重,当牛郎只是权宜之计的话就会自动覆盖....

    她不停给自己洗脑只是徒劳,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期待依然在她心中盘旋。她总是才嫌完他又替他找借口,不停重复、没有尽头。晓芙拧着眉,完全挫败在自己的无能之中。散漫疲弱地抬起头,又是一记重棒击来,眼前一团火红。

    Por...sche ? ?

    信封1信封1这种车难道是满街都有?晓芙双目一阖,眼不见为净。

    “嗨,又见面了!

    呃?晓芙张眼。

    随着声音望.....

    店...经理?

    “也出来买东西?

    “嗯...”

    晓芙看着店经理,别扭点头,也不知道为何要别扭。今天的店经理没有上次那样一身强大的名牌西装只有简单T恤、牛仔裤,还抱着二袋蔬果,很一般甚至居家,晓芙意外牛郎也有这样平凡的一面。话虽如此,他还是属于英气逼人那种平凡。

    “对了,我店里有你的东西。”“我的东西?

    晓芙觉得店经理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搞笑?牛郎店怎会有自己的...晓芙想到这里停住。难道是..

    “是Oscar。”

    小含?!

    晓芙心头一热。

    “Oscar留了一封信。给你的。”店经理作弊了。

    宋含那天将信封交给冯伟臣时,是说晓芙如果到店里的话再交给她可都一个月了,都没见收件人出现在店里。冯伟臣有点着急,总觉得那时的宋含落寞得可怕,直觉这信应该早点送出去。

    “好了,亲爱的,走吧!

    一个长相清秀、高跳的女人,也穿得很居家,牵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走向店经理。冯伟臣对他们微笑点头后抱起小男孩回头又提醒晓芙,“信在店里,有空来拿。”

    他说完,和女人一同走进前面的车,那辆红色Porsche

    晓芙目送眼前应该是一家人的三人。

    抑不住的幸福感。

    再下眼眉。

    宋含的信...

    晓芙热动的心跳都慢不下来,思绪投掷在要与不要之间。

    要不要去拿留言?他留了些什么?已经难以控制的心又起了涟漪。

    郑然容偶尔会传来短讯。

    都是一些励志温馨小语或要晓芙注意天气。晓芙看着,但都没有回。十三年是不算短的时间吧?忘记它需要多久?一个月、二个月?还是一年、二年?不管如何,晓芙理解郑然容的依依不舍,她愿意给他时间慢慢淡化这样的情感或着是习惯。

    「我还想着你。」

    传了快二个月的励志小语, 郑然容终究还是忍不住抒发了心情。晓芙看着简讯,决定给他回应。Q27四73 11037

    「记得三年级时,你的橡皮擦超过桌子中线吗?然后被我用剪刀分尸了。其实你的袖子应该也有个小口,如果你有注意到。因为它也超过中线了,在你午休睡着的时候我从来都没你想的那么好。」

    晓芙把短信写得像惊悚片。

    虽然有点夸张,但这样才能放大问题,好让郑然容能看清,他对她的爱慕,很多时候只是他自己的想象,他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喜欢她。

    长痛不如短痛。

    对小含,是不是也抱着太多想象?又想起他了...

    下班后,晓芙不知不觉走到了WR驿馆

    小含的留言....

    “叮咚”

    晓芙手机传进一封讯息。

    寄件人显示:「朱道允」

    [一年后,上海]

    晓芙步出一栋大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