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十 - 分卷阅读44 他很动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了。轮着桂保飞花,想了一想,说道:「好将花下承金粉。」数到又是亮功,众人说:「好。」亮功道:「不好,不好。这句是杜撰的,不是古人诗。」桂保道:「怎么是杜撰?现在是陆龟蒙的诗。」周锡爵道:「不错的,你不能不喝这杯。」亮功道:「他想了半天,有心飞到我的。他若能随口说两句飞着我,我就喝。」桂保道:「真么?你不要赖。」亮功道:「不赖,不赖。」桂保一连说了三句道:「『月满花香记得无』,『漱齿花前酒半酣』,『楼上花枝笑独眠』。」众人拍手称妙,亮功无法,倒饮了三个半杯。末一杯是周锡爵,便道:「飞花寂寂燕双双。」亮功道:「你们好么,大家齐心都叫我一个人喝酒。」要周锡爵代喝,周锡爵不肯,亮功道:「我再装作小旦奉敬何如?」周锡爵笑道:「饶了我罢,我代喝就是了。」说得大家又笑,桂保笑道:「这个飞花不公,我有一个飞花最公道。」便将几朵梅花揉碎了,放在掌中,说道:「我一吹,落到人身上,都要喝的。」亮功嘻着嘴,望着桂保道:「很好,你且试吹一次,不知落到谁。」桂保故意往外一望,说道:「孙老爷家里打发人来了。」亮功扭转脸去望时,桂保对着他脸一吹,将些花瓣贴得他一脸。亮功酒多了出汗,因此花瓣黏住了,一瓣还吹进了鼻孔,打了一个喷嚏,惹得众人大笑。陆宗沅道:「这个花脸好,不用上粉。」孙亮功连忙抹下,这边桂保犹飞了一句道:「自有闲花一面春。」众人又笑了又赞,亮功要走过来不依,桂保恰好真见一个跟班进来,凑了亮功耳边说了两句。亮功登时失色,便道:「你先回去,我即刻就回。」便向王文辉道:「酒已多了,快吃饭罢。」文辉与座客均各会意,点头微笑,桂保道:「准是太太打发人来叫,回去迟了是要顶灯的。」众人又笑了一阵,文辉道:「好么,连众人一齐打趣在内。」亮功罚了桂保一杯,屁滚尿流的催饭。大家吃完,洗嗽毕,就随着亮功同散。

    文辉赏了桂保二十两银子,桂保谢了,走到书房来找王恂、仲清,谈了一会,说道:「我们班里新来了两个:一个叫琴官,一个叫琪官,生得色艺惧佳,只怕史竹君的《花选》又要翻刻了。」又坐了一会也自回去。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回书本页下一章目录

    痛2痛2

    不过若真要问他「技术」如何?晓芙会给朱道允五颗星,无可挑剔。她记得,他让她在他的臂弯中任性放肆,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却让人感觉有个强力后盾,在支持着你,好像你什么都可以不用担心、不用怕

    “你醉得不省人事,他把你抱进来的,公主抱喔!”

    喜米解说还外加动作,表演得有点夸张,不知道有没有加油添醋。

    晓芙昨天是真的喝醉了,朱经 理不知道她家住哪,还好用她的指纹解开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喜米的名字并顺利联络到她。据喜米叙述,是朱经理把晓芙送到喜米家的。

    晓芙现在只觉得眼皮好肿,喉咙好干,头如千斤重,不太记得昨天后面发生的事,但隐约中记得朱经理好像说把鞋丢了。

    鞋

    “我的鞋呢?”

    “昨天你来时,没穿鞋。”

    “掉了?”

    晓芙有点心疼。那双鞋是特别为婚礼准备的,只穿过这么一次。“小芙姊,别管鞋了!”

    喜米说着突然抽出一条小东西,“你看!”

    “什么?”

    “药膏。朱经理昨晚给的,让我给你的脚擦上。”

    看晓芙有些懵,喜米收起戏谑认真说,“晓芙姊,不管昨天你们经历什么,但称真的没感觉吗?对朱经理都不动心吗?都醉成这样竟然能完璧归赵送你过来, 他若不是不喜欢你,就是太喜欢你!”

    “别再说了。”

    晓芙回过身,避开喜米追问。她现在没有任何心思研究喜米的言论,也不想研究

    她相信昨晚朱经理只是做一个同事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只是,又欠他了。

    莫扎特竖笛协奏曲第二乐章。

    朱道允躺在家中阳台的躺椅上,耳边悠扬着清心古典乐曲,但他的心却没有办法那么淡定。思绪飘荡在昨天。

    好像有点趁人之危。

    昨天,好不容易将晓芙移.上车后替她扣安全带时,晓芙突然搂住他。

    她对他说了一些话,内容有些不太清楚,象是呓语,喃喃不清,但朱道允大约可以猜到她将自己误认成另一个人,好像叫..小韩,或是小寒,反正是这个发音。

    看来这个「小韩」就是晓芙最近魂不守舍的来源

    朱道允会感觉趁人之危不是因为昨天在车里不小心知道了晓芙的秘密,而是没有拒绝卧在车座,搂住自己的,她的手。b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